疫情考验下传统产业谋突围 关键时刻凸显电商优

2021-06-13 淘铺之家
3月5日傍晚5时许,东莞市慕思寝具有限公司一场大型视频会议后,公司工作人员没有下班,继续投入到一轮直至深夜的加班,因为3月6日还有一场大型全国直播。“我们目前还是摸着石头过河。”慕思爱心基金理事长邱浩洋谦虚地表

3月5日傍晚5时许,东莞市慕思寝具有限公司一场大型视频会议后,公司工作人员没有下班,继续投入到一轮直至深夜的加班,因为3月6日还有一场大型全国直播。

“我们目前还是摸着石头过河。”慕思爱心基金理事长邱浩洋谦虚地表示。不过,慕思直播带货的能力已经让不少同行羡慕。截至3月3日,慕思直播活动吸引超过550万观众在线收看,全国共下了103348个订单。

利用直播等互联网工具进行销售,正是东莞传统产业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众多突围路径之一。东莞制造逆势突围,在积极探索出路的同时,也加速了向“微笑曲线”两边进发的转型。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东莞传统制造业备受冲击的同时,也凭借深厚的积累和自我革新的精神,不断提升竞争力。疫情之后,这些富有生命力的企业将迅速恢复元气并获得更快的发展加速度。

谋自救

遭遇订单难复工难

东莞大朗人有一句老话:“有冬天的地方就有大朗毛衣”。疫情面前,最喜欢冬天的大朗毛织企业感受到市场的寒流。3月1日,大朗毛织贸易中心正式复市,在贸易中心入口处,管理人员搭起防疫点对进出人员测量体温,并检查健康申报情况。但是在内部大厅,来往人流显得稀稀拉拉。

东莞大朗镇被誉为“织城”,全镇拥有超过1.3万家毛织相关企业,覆盖研发设计、生产加工、原料辅料、机械设备、洗水印花、物流贸易等产业一条龙配套。全镇毛织品市场年交易额占广东省毛织品销售总额70%以上。

过去,在这片土地上高速循环着的资金流、物流、人流,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被迫停下来。尽管疫情防控为重成为普遍共识,但是产业链在“流血”也是事实。

一家不愿具名的大朗企业负责人坦言,今年春款产品开发生产了10多万件现货,目前销售情况很不理想。

企业不开工,收入没有了,但是每个月却必须支付厂房、办公室、店铺的租金以及员工工资,许多企业都觉得“压力山大”。

四川人王小兰在虎门博头开了一家微型制衣厂,有10多名员工。虽然她的工厂很小,但每个月租金也要近万元。王小兰目前人在老家,照顾脚部受伤的丈夫。虽然生活表面上很平静,但是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入,她心中却非常焦虑。房东主动给王小兰减免每月1000元房租,但这只是杯水车薪。几个月下来,各项开支基本掏空了她的积蓄。

对企业而言,春节后最大的危机是订单不足。春节至今,王小兰还没有接到新的订单,没有订单,工厂没法复工。“家里有债务要还,女儿还要学费。”王小兰说,如果再接不到订单,她准备先把工厂停掉,到其他制衣厂上班赚钱来度过危机。

对于大型企业而言,订单的重要性也是一样。“关键是要把订单恢复,宁愿不赚钱,也要有现金流。”创域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国荣表示,目前最担心的还是销售停滞导致企业生产停摆。为了支持经销商,创域在2月中旬作出决定,帮所有经销商的导购员发一个月工资。林国荣说,疫情期间企业面临不少困难,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给经销商带去温暖,坚定信心共克时艰。

接到订单并复工之后,员工能否及时到位也是个问题。盛宝儿针织有限公司旗下拥有著名服装品牌皇仕鲨,是大朗毛织行业代表性企业之一。企业负责人张凤金表示,今年开春以来,工人复工较往年有所推迟,且工人返莞后需进行14天隔离,因此预计工厂要到3月中下旬才能恢复正常生产。

拓渠道

关键时刻凸显电商优势

疫情期间,“宅”经济成为主流,电商渠道成为各大企业的必争之地。

线上卖货是虎门服装产业的强项,服装电商早于2003年便在虎门萌芽。2019年,虎门镇全镇从事电子商务的企业及个体户超8000家,通过第三方平台实现网上销售额约478亿元,年快递业务量约3.8亿票,日均电子商务快递业务量超100万票,约占东莞市快递业务量的1/4。

东莞市卡曼时装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晓军表示,为了提升销售,卡曼尽可能运用各种线上销售渠道,让公司销售保持热度。同时,该公司和很多商场保持联系,不少商场紧急组织很多微信营销群、小程序,卡曼积极加入上述销售渠道,并将自身销售网络汇合到一起,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。

2019年举办的大朗织交会举行首届主播大赛,凸显“毛织企业+直播带货”新趋势。许多商家期待网上销售能够成为今年毛织业一个重要爆发点。

“我们工厂虽然暂时停工,但是较早开展电商业务,在唯品会等平台销售,疫情期间销售额反而较往年有所增长。”张凤金表示。

疫情考验下传统产业谋突围 关键时刻凸显电商优本周热门

疫情考验下传统产业谋突围 关键时刻凸显电商优本月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