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地方,不许直播了!

2021-06-16 淘铺之家
30秒快读1、曾经在2019年和今年上半年火爆的“四季青直播间&dquo;,基本已偃旗息鼓,因为直播的低价策略挤压了传统渠道的利润。2、在禁止档口直播的同时,四季青部分商城开始建设直播间,为商家直播卖货做

  30秒快读

  1、曾经在2019年和今年上半年火爆的“四季青直播间”,基本已偃旗息鼓,因为直播的低价策略挤压了传统渠道的利润。

  2、在禁止档口直播的同时,四季青部分商城开始建设直播间,为商家直播卖货做准备。到头来,这场流量争夺战还是大资本方的游戏。

  四季青不缺人流量,批发商挤在狭小的档口,打包工推着人形高的推车穿梭于窄窄的过道,档口的店员忙着打包一叠叠塑封的衣服,招聘广告贴在每个档口最显眼的地方,接收新一批的淘金客。不过,这个坐落于电商之都的大型批发市场唯独缺少了档口直播的烟火气。

  

  图源/IT时报

  曾经在2019年和今年上半年火爆的“四季青直播间”,基本已偃旗息鼓。对传统渠道利润的挤压,让在这里谋生的主播直接感受到实体经济体的对抗,但直播毕竟是一种流行的新消费模式,没有谁想错过。只是,它可能依然是属于大资本方的游戏。

  01

  批发依然是档口主营

  “单打独斗,很难做起来。如果一场直播只能卖出几百单还不如不播。”店主图爸(化名)只有在每个季度清货时,才会请主播来甩货。

  四季青档口老板将更多精力放在批发业务上,开一家淘宝店已经算是搭上电商产业的末班车,图爸运营的淘宝店铺单品最高月销量是82件,而线下批发的订单占了95%,后者依然是档口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  

  图爸的淘宝店铺 图源/网络

  大多数档口的直播间只能维持零星几个的观看人数,没人看是档口直播的常态,尤其是外播人员。

  在此之前,图爸一直有直播试水的计划,甚至找来专业的团队为抖音短视频制造笑点,目的只有一个,出爆款。

  然而,“到了7月份,线下批发市场已经苏醒了,我们就没有太多时间再去经营社交平台了,更别说直播了。”为了追回上半年亏损的利润,图爸砍掉了毛呢、羽绒服的生产线,主要做打底衫和卫衣等轻资产业务。备货、选款的忙碌很快挤压了直播的业务版图,对于档口老板来说,年初备战直播更像是危难时刻的救命稻草。

  

  图源/IT时报

  档口店主周锦锦(化名)也动过直播带货的念头,但最近,档口禁止直播的规定很快掐灭了她的想法,成为一名能带得动货的档口主播,不仅要懂得挑选爆款,还要不断延长直播的频率和时长。“工厂全面复工后,档口根本没有时间发展直播,能保住线下的批发就足够了。” 周锦锦说。

  02

  实体渠道“拒绝”直播

  四季青营业到下午四五点,它还没有与直播电商的逻辑接轨,今年4月,原本热闹的四季青老意法服饰城开始禁止在公共场合直播,在最适合剁手的夜晚,这里却变得冷清起来。

  “原则上不能在档口内直播,会影响线下的实体经济。”四季青服装集团副总裁申屠红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。

  线下经济受困于电商平台早已不是新鲜话题,王婷(化名)有着15年的线下服装店销售经验,她的门店面积超过30平方米,四季青是她最依赖的供货渠道。当电商平台吃透了直播红利后,王婷明显感到线下生意越来越难做,“现在用户越来越精明了,很多行业规则都变得透明化,一件衣服的最低市场价多少,直播间能压到多少价格,他们心里都有谱”。

  对此王薇(化名)也感同身受。她经营了一家淘宝店,货源往往来自杭州和广州服装城。一件进价不到100元的卫衣,王薇在淘宝店里卖出的价格在200元左右。但在档口的直播间里,这件卫衣低于她的淘宝店价格。王薇也想过降价,但要面对物流成本、仓储成本。追求低价的用户涌入直播间,对王薇带来的冲击是收入下降两三成。

  

  在抖音上直播的四季青档口主播寥寥无几 图源/网络

  依靠批发起家的四季青很难丢掉线下的批发商,档口给老客户的放货率能达到20%。“如果档口发展直播,实体店肯定不可能跟她们合作。”王婷认为,即便档口直播的价格高于批发价,门店售卖的服装大多是加上租金和人力成本后的价格,完全不具备优势。

  但四季青似乎仍不愿意放弃直播的风口。据《IT时报》了解,四季青部分商城开始建设直播间,为商家直播卖货做准备,试图搭上直播这趟快车。

  记者手记:烈火烹油后谁将离场?

  此前《IT时报》曾报道,当直播这一新事物兴起后,无论是奔着双11薇娅、李佳琦收入过亿的掘金梦,还是疫情期间通过消化库存弥补业绩,越来越多主播和赛道涌入这一行业。

  无论是人带货还是货带人,个人主播带货还是店铺直播,他们争夺的依旧是电商流量。但流量始终有天花板。一位品牌商人士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直播带货在这两年爆发后市场终将归于冷静。

  当每一轮新事物到达流量饱和期时,意味着一切回到故事的起点,需要更新的带货方式诞生,如此周而复始。而电商行业始终无法逃离流量瓶颈的焦虑。但在每一轮的变化中,总会有一群人抓住风口而获利。

  李萌表示,一名普通主播的时薪在100元左右,一天工作8小时,如果周末不休,可以轻松月入过2万元。不过李萌也担心,如果行业发生剧变,市场回归冷静后,那群主播还愿不愿意面对降薪的结局。

  而急匆匆入场的主播和机构,又将路在何方?

  

  双11前夕,广州万佳服装批发市场中,正在档口直播的主播

  作者/IT时报记者 孙鹏飞 徐晓倩

  编辑/挨踢妹

  排版/冯诚杰

  图片/孙鹏飞 网络

  来源/《IT时报》公众号vittimes